心在事上磨:不安时代,中国企业家的成长之路 | 加华资本开工致辞

来源:大众新闻网 2020-02-06 15:15:16

2020年正式开工之日,加华资本董事长、创始合伙人宋向前寄语企业家,共同探讨在企业人在这个不安时代的成长之路。

2020年,伊始未顺。路上人烟寥寥,少数几个行人都戴着口罩快步走过,低着头没什么话说,像是对中国经济的半分隐喻。

虽然许多人没有感染新冠病毒,但事实上每个人都身处灾难之中。感同身受是我们此情此景的共有反应。

过年前许多企业都在开年会,批评总结的声音中混杂着褒扬和期许,醉了之后,醒来再战。不管多么艰难,2019年总算是翻篇了。未来几年的形势走向,对企业家和投资人而言都甚难预料,我们说不清三六九五,只能大概看个方向,囤粮多日为能再熬过几个寒冬罢。

我是个投资人,但同时也是个创业者。是非曲折之间我逐渐明白,太阳底下从来没什么新鲜事儿。在疫情拨动人心的这几周里,我们锤炼着一把历史的剑鞘,敲打叩问的仍然是那么几句话,谁在隐瞒,谁要追问,谁该负责,谁能扛枪?

对于创业者而言也一样。宏观环境是重要的,每个人都在环境的背景音下合奏乐章。有人说宏观无用,这我绝不赞成。对宏观环境的解读的确能影响战略方向,但某种意义上来说,微观上的一件件小事,却依然要有人条缕清晰地完成,做完了才是对这时光的交代。

企业家的心,就在这一件件小事里反复地磨,反复地磨。磨亮了透着光,磨不亮都是伤。把小事磨穿,意志力和心智自然就有了,更多的大事难事,想必都会有解。

疫情阴霾还未散去的开工日,祝大家不畏前路,皆有磨心性之勇。

01聚焦:黑天鹅太多,找到不变

垂直聚焦,不觊觎他者之物,是企业家磨心的一大正途。

我们生在一个不安的时代。全球经济危机,一触即发的美伊战争,燃烧了五十多天扑不灭的澳洲大火,中国蔓延全国的肺炎疫情,这些也仅仅是21世纪第二个二十年的缩影。创业者时刻都需审时度势,信息洪流不一小心就把你掀个底朝天。

世界总在变化中不停摇摆,但很多人忘了它是个螺旋形态、循环往复的过程。真正的智者懂得在某个垂直领域内扎根,深知眼下一方厚土肥沃富饶而深情浇灌,忘却他人万亩稻田。

诺基亚、柯达这一类公司没有做错什么,他们只是缺少对宏观局势的掌控,从而被时代落下了。

但颠覆性的变革是忽然来的么?智能手机带给行业的变化是由一个个小趋势叠加起来的,量变的势能积累引起了质变。这些公司的败笔不在于临摹不准,而是大家在一页一页地悄悄换字帖的时候,他们却还在用老的那一本。

亚马逊的贝佐斯说,我经常被问到一个问题:“未来十年,会有什么样的变化?”但我很少被问到:“未来十年,什么是不变的?”我认为第二个问题比第一个重要,因为你需要把所有的资源都all in到不变的事物上。

推广不挣钱的硬件Kindle,收购Wholefood,做线下智慧零售店,攻入云计算领域等等,亚马逊的这些创新尝试,并非完全基于商业世界正在发生的巨大改变,反而是因为消费者背后的某些不变。零售业不变有三,选择广、价格低、效率高。

因此,别总是全市场到处找机会,想跟这个投资人碰一碰,想跟那个专家聊一聊。大概率你二十年前看上的行业,现在仍然有着大把的机会,重要的是谁扛着这把土锹,砸得又稳又深。

当前我们正处于消费社会,人的自我意识崛起,作为单一个体的每个消费者,都是企业连接市场的一个个节点,他们每个人都值得从“终身价值”的层面上被重新理解和服务。这是纵向上的“不变”。

耕耘消费者终身价值的前提是足够的尊重和了解。真的把消费者当成个体去解读,围绕每个单一个体建立体系化的数据维度,知道他们每天在哪里出没,习惯用微信支付还是支付宝,通常几点休息几点线上购物,周末最喜欢去的地方,每天的时间都花在了哪些App上。他们可能是你数据终端上的流量,但他们更是活生生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独立生命体。

市场分分秒秒都在变化,但总有些是恒久不变的。

比如人对于消费体验的极致追求,对时间成本的高度关注,对效率高低的敏感性,热爱真善美的本能等。消费者心理是极有意思的,研究得越深,越能找到共鸣,也就越容易发现藏着底层的“不变”。

能扎扎实实把这些确定性的事情做好,是企业家在不安时代的成长。

02效率革命:精益管理、迭代升级

2020年开始,全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背景下,改革开放带来的高速增长红利基本被吃尽了。大量低效生产要素的投放带来越来越低的边际效用,资本、劳动力的价格都在持续飙升,考验全要素生产率的时代轰然到来。

效率成为大家经常谈及的一个词。和效率相关的我认为还有两件事值得探讨,一是高毛利下的精益化管理;二是内部管理和外部经营上的迭代升级。

高毛利无需多说,这是每个企业核心商业模式的外观。一切市场、品牌、销售的折腾都要始于毛利。企业花心思提升毛利,是在生命线上拦了道防护墙,毛利端的变化也可以从本质上看到产业链话语结构的迁移,以及公司行业地位的转变。

当上下游结构带来高毛利空间之后,对费用端的精益化管理,成为考验每个企业家管控能力的重要方面,这也是中国商业社会从粗放式发展到真正锻造市场化的商业底色、构筑商业文明的必经之路。

这条路将出清落后产能、固守旧观念的老企业,给无法刷新自我认知、不懂精益管理的企业家当头一棒。

迭代升级也是新经济时代创造出来的新词汇。它能诞生在这个变化成为常态的社会,是有原因的,因为“迭代”正是企业应对短期不确定性、锁定长期价值的重要武器之一。

正如历史不是一笔写成的,迭代也是个积跬步方至千里的过程,重要的无非两点,一是思维,二是耐心。

首先,企业家必须在内部管理体系和外部交付的产品和服务两端,都树立高度敏感的迭代思维。好事自然发生的前提是,你有一颗向好而往的心;其次,迭代需要十足的耐心,这一点具有充分的后验性。

1994年,张勇在四川简阳开了第一家海底捞;1999年开始,海底捞启动省外扩张、相继在西安、郑州开设分店,并采取规范薪酬、师徒制、轮岗制等超前管理体系,声名鹊起。随着门店数量增多,开店地域拓宽,海底捞的管理并没有因为公司庞大而产生冗余内耗,反而越发灵活高效,成为一个不断自我迭代和优化的“活系统”。

2010年首推外卖、2012年走出国门,2018年仍处于高速扩张期的海底捞成功赴港上市。1994年到2004年的第一个十年里,海底捞只开了8家店;2004年到2014年的第二个十年,海底捞开了104家店;截止2019年底,海底捞的门店数量已接近400家,未来计划每年开设新店超过200家。门店在后期增长斜率之陡峭,让我们看到不断迭代的活系统,如何在快速变化的消费社会里高效运转。

相反,门店数量一度超过900家的小肥羊,却因为菜品服务、门店标准化管理上的滞后,拱手交出了多年打下的火锅市场。

历史就是这样押韵的。

03 学习:最简单的事最复杂

最后我想说的是,企业家的成长之路上,学习能力非常重要。

现代社会的主导权逐渐从掌握资本、土地、机器的人手中交出来,转移到了真正有知识、懂人心、会管理的人才手中。硬资本越来越成为社会的基础设施,没有知识当燃料,这些设备几乎很难在现代商业体系中运转。

但学习这件事情,对每天应对各种挑战的企业家而言,最简单也最复杂。

首先,学什么?

企业家不是做书面文章的,他们耗其一生都只是在打磨两个产品,第一个是企业,第二个是企业家自己。打造这两个产品的过程,往往都伴随着一点点的兴奋、激动,以及大量的枯燥投入和高度细节化的内部管理。

尤其当企业的生命力与品牌化高度捆绑时,浮躁的心境成为了常态。大家都愿意去做市场营销、媒体公关,争相走到聚光街下听遍好话,拿出大量广告推广费换回一个无法用数据指标衡量,只能安慰自己“看长期回报”的品牌力。

从企业价值的维度上看,品牌营销策划是企业初级竞争力的养成而已,系统运营能力和品牌、渠道、产品能力的全面提升,才是企业的终极竞争力。企业的竞争归根结底,是在技术和管理上求新求变,创新进步,不断刷新组织竞争力,完成认知和理解能力的迭代、升级、嬗变。

此之谓企业胜出王道,是企业成长路上的“以正和,以奇胜”。

大环境下有些事或许不得不做,但作为企业家,必须要拿着财务思维的放大镜,去看清晰想明白,到底哪些事情需要投入做,哪些事情可以尝试做,哪些事情又必须紧着做?

这把放大镜又大又沉,偶尔还被灰尘蒙了眼。但把这些想清楚学透彻,是这一阶段企业家学习的重要课题之一。许多企业家们吃过创业的苦,戎马天下拼下江山,却在守江山的道路上栽了跟头。

其次,怎么学?

物以稀为贵。任何时候,只有能高效调动稀缺资源的人,才会杠杆化这个时代所带来的红利。通俗地说,企业家最缺的资源是注意力,在有限的时间里把注意力分配到真正有价值的事情上,这是最简单直观的经营法则。

能被称得上企业家的人,大多都同时经历了改革开放的供给为王,以及当今消费者主导的需求崛起。车轴一步步碾压过的,尽是同行留下的印记。但变革的像素点太多太杂,财务思维、数字化营销、产业互联网、流量投放、消费心理研究,不一而足。

同时,系统学习的方法偏偏又太难、太耗时。这导致许多企业领导人逆其道而行,选择投机性地对外取经,带回来一些大而化之、似是而非的新术语、新概念,却仍然不知道如何将其有效叠加到公司的运营管理上。

就像加华资本一直以来做的一样,我非常推崇精深研究,实操试错。学习首先要确定客体,知道自己要学什么之后,投入大量时间进行基础理论的学习和前沿观点的阅读,高举高打地进行有的放矢的深入研究。

其次,把每一个研究的颗粒度拆细乃至揉碎,再把这些可操作的理念在公司的经营管理中小范围试验推广,一步步迭代,形成最合适企业的管理方法,令行禁止地层层向下扎实落地。

方法学得多了,老师拜得多了,内在的一套逻辑和思维体系,自然也就建立起来了。基于牢固地基所建的大厦,必然也能强如磐石、稳若泰山。

基于此,我们可以尝试着重新理解“企业”二字。

科斯交易成本定律告诉我们,企业只有保持内部交易成本低于外部交易成本,才有增长潜力,内部交易成本越低,企业活力也就越大。这就是我们所说的,企业家要学习精益化的系统管理,加强迭代与升级。

德鲁克的社会职能定律,可解读成企业的二次生命定律。他说,企业是社会的器官,应当为社会解决问题。一个社会问题成就一个商业机遇,一个巨大的社会问题,背后就藏着一个巨大的商业机遇。因此,企业家的同理心、社会感、世界观,对企业发展的影响都是巨大的。

企业的利润又来自哪里呢?熊彼特在1912年出版的《经济发展理论》中明确说,经济不是自然发展的,经济发展来自于企业家的创新。一波大规模的企业家创新,就会带来一轮经济增长。对于企业而言,只有叠加在商业组合上的创新,才能持续地获得利润,带来商业模式上的良性循环;而企业家的成长,伴随着不断刷新的自我迭代,也直接影响着世界范围内的经济大浪潮。

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,但建罗马的砖头,的确是一块一块搬来的。普罗米修斯从太阳神阿波罗那里盗取火种送给人类,给人类带来了光明,他却因此受到宙斯的处罚,被困于高加索山,每日忍受风吹日晒与鹫鹰啄食,历尽千辛才被赫拉克勒斯救出。

人类也是如此。心在事上磨,追求光明的道路不应休止,纵使前方日晒雨淋、鹰啄隼食。

2020年的开工日,来得有些晚。这篇致辞放在今天说,也是希望给大家带来一丝指引方向的星星之火。疫情不散,新年不至。黎明到来之前,让我们都尽绵薄之力,点亮手上的火种吧。

道一声,2020年,打不垮、吹不散,晒不干,啄不尽。我们真的准备好了。

免责声明:市场有风险,选择需谨慎!此文仅供参考,不作买卖依据。

标签:

相关新闻